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狼狈为奸 >

你是一滴流下眼泪的传说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雍容华贵网

作者:几多

这里的秋天总是短暂的让人来不及去感受它的秋高气爽,当你发现的时候,满地的落叶昭示着秋天已经安静的行至末尾,只有落寞的静等冬天的寒冷了。

我来这里恍惚间不知有多少个年头了,从高中跟父母转校来到这里开始,高中,大学,以至现在进出于高级写字楼,一路颠簸而漫长。如今还时不时能够想起刚刚来这里的样子,青涩的稚嫩,带着腼腆的笑,瞪着好奇的眼睛总也看不够眼前的新鲜事物。

彼时正值初秋季节,学校花街上满是娇艳欲滴的芳香花朵,远远的都能闻到芬芳,我顶着炽热的阳光,悠闲漫步在花街上,随意望去,眼前总是有大片大片的美好景色,那时的自己就像是一颗馨香花树,散发着清澈迷离的光,我确信,在梓绍见到我的那一瞬,他的眼里满满的惊艳,而我跳脱于他的面前,擦肩而过。

也许便是这不轻易的擦身而过,注定了我与他此后多年的命运纠葛,至此便在彼此的命途中交错纠缠至此等深刻。

Part 1

高中二年级,16岁的年华,多么令人向往并且牢记深刻的数字,我也正是在这样阳春白雪的年华里遇到了牵扯一生的美好男子,他叫严梓绍,我很荣幸的唤他为梓绍。高高大大的他面容白净,深邃的眸子看什么都显得那样专注有神,一张薄唇笑起来俏皮可爱,还会捎带起两颊弱弱的小酒窝,喜欢看他笑,喜欢到了极点。

若不是后来梓绍告诉我,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情景,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想起,原来,在那样一个恰似忧伤的季节里,我却因此拥有了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刻,一个擦肩而过的身影,他尽然能够牢记,并且在后来的相遇中铺垫了那么多的惊喜和意外。

那时的他牵着我的手晃在校园里,阳光洒满的脸颊总是不经意的流露出瑰丽的色彩,我侧身看着他,他的侧脸有我熟悉并且牢记的落寞,我就这样一直看着,不动声色,没想到的是,这一看便是六个年华。从我们相遇到至此深刻的纠缠,整整六年。

“梓绍,天空好看么?”彼时的我仰着头顺着他的眼神望进那一片深蓝中,由此深陷不可自拔,于后多年,我总是在静默的时候仰头看着如同蒙了一层薄纱的天空,心中无语凝噎。

他回头冲我笑,宠溺地摸摸我的头,说:“好看啊,它很蓝,像大海。”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心里对大海有多深的眷恋,我只是撇嘴一笑,说:“见过有人拿大海比蓝天,还没见过拿天空比大海的人!”不置可否。

他于是不说话,慢慢的揽过我,圈在怀里,软软的叫着我的名字,“安安,安安,……”之后总能听到那让我心疼到窒息的叹息。后来的我,总是在他这样沉痛的叹息中感觉到无望而疼痛,有种歇斯底里的难过一下下重重击碎我的神经,面临崩溃。

他很疼我,那时是,后来更是。可是我真的知道他有秘密,从来不说的秘密,或许有人知道,或许谁也不知道,总之我很想问,但每每看到他沉敛的眼神便会无言到了极点。我不知道和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无话可说,每次见面都是累心的一笑,然后默然的并肩而行,他不说,我便也不说。再后来……终于还是吵了起来。

我大喊:“你这个骗子!”

他毫不留情的将我扇到在地,眼里满满的心疼和隐忍,但随后便甩门而出,从不留恋。那时我们大三,这样的争吵成了家常便饭,是我不满还是他心不在焉,关于这一点一直到后来我都无法想明白,更加不明白的是巴彦淖尔治疗羊癫疯最好的专科医院我为什么会尾随他再一次走进同一所学校,如果当时分开,或许彼此都会好一点。

Part 2

大一那年,我突然就知道了他深藏多年的秘密。无意间打开的相册,还有大段的独白,我怔怔的看着照片上那个明媚的女子,眉目如画,浅笑淡然,整个人看上去像水一般,与我倒有七分像,她的身旁正是笑得那般灿烂的严梓绍。我突然就觉得他那样的笑容万般刺眼,熟悉的孩子气里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会心微笑,我承认,我在那一刻将他恨的无以复加,也是在那一刻开始,我便认定了他的心里没我。

我和他从刚开学就住在校外,自那天起,我便不怎么回去曾经我一度认为的我们的家。我开始拼了命的将自己投入到繁忙的学业里,然后大二刚开学,我就无事可做,开始在校外打工。

刚开始不是很顺利,一个月换好几个工作,后来慢慢稳定下来,在一家不大的公司里做起了文员,公司业绩不是很顺风顺水,所有经营免不了吃喝应酬,本来老板手下没几个女孩,每次出去总是少不了带。对此,刚开始我还觉得没什么,后来才觉察到,哪是吃饭喝酒那么简单。

直到有一天,已经喝的七荤八素的我被人连拉带拽的扯进了一间包厢,关门之后我才发现,包厢里只有我和眼前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两个。顿时酒清醒了大半,撒腿往外就跑,顺势手摸到了手机,想也没想就摁出了一串数字。跑是没有跑掉,被那该死的男人大手一挥便扯到了沙发上,上下其手。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拼死反抗下冲着电话大叫了一声,然后就被那男人扇晕了过去。

待我再醒来发现自己趴在梓绍的背上,他慢慢的走着,轻轻喘着气,我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些微的温暖,但顺势又想起了那些照片,心狠狠的疼着,我挣扎着从他背上跳了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惨不忍睹,往紧裹了裹他披在我身上的衣服,抬头看着他一脸漠然:“不用你管我!”

他诧异的看着我,半晌没反应过来。

我也不理他,从他身旁走了过去。他上前拉了我问:“怎么了?”

我不说话,只顾低头走路,他默默地跟了我一段,怕是终于忍不住了,狠狠的拽过我,眼神阴霾的让人害怕:“说清楚,你这会闹什么别扭呢?”

我不看他,冷冷地笑:“我闹别扭?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在干嘛!”

他愣了一下,紧接着又:“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有话就说清楚!”

想我也是忍不住了,便冲着他大喊:“你心里没我,就不要这样对我好,我受不起,不要再变本加厉的骗我!”

他想都没想,起手就是一巴掌,扇的我七荤八素的。我抬眼狠狠的盯着他,心里就像刀绞一样疼得不是滋味,可嘴上还是不饶人。

“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我不是别人的替身,没理由做你寂寞时的调味剂!”

他眯了眼看我,似乎是明白了我说的话,嘴角牵起了不明思意的笑,上前将我禁锢在了他怀里,慢慢低下头看着我,眼神迷离,之后便不由分说的吻了下来。我拼命的挣扎,但在他的怀里我就像是被鹰嵌到的兔子,任我如何使力都逃不出他的鹰爪。

那夜,天空的星星特别的灿烂,他嵌着我一路到了我们自认为美好的家,顺势把我扔在了床上,然后他想也不想就压了上来,我承认,那个恶心的男人这样对我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种恐惧,我怕极了,眼泪都快出来了,可他却像什么都没看见,还邪邪地笑遂宁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最好着说:“那个男人趴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怎么不吵不闹的?现在倒像是贞洁烈女了?”

我的心顿时就凉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梓绍,我在他疯狂的抚摸下一遍遍带着哭声叫着他的名字,乞求似的希望他能够停下来,放过我。

当他终于毫不留情的闯进我身体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因为疼,还是因为伤心,眼泪开始奔涌而出,怎么也止不住。他看着泪流满面的我,动作忽然就慢了下来,然后俯下身一点一点吻去我的泪,而我心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爱着他的。

他依旧如过去一般,在我耳畔软软的叫着“安安,安安……”一遍又一遍。

我忽然记起了我们初遇的时候,他跟在我身后问:“你是安安吗?”

我转身好奇的看着他说:“我叫莫韶安。”

他便笑了,很好看的样子。

那晚是我们的第一次,尽管以前住在一起,但他从来没有碰过我,每晚都是抱着我然后安然入睡。

一整晚他都是在不停的要我,好像要拼了全力一样将我揉进他的身体,直到天微微亮,他才筋疲力尽的翻身睡去,看着他孩子气的睡颜我却丝毫没有睡意,身子疼得要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点一点大亮了起来。早已干涸的眼泪蜇的脸生疼生疼的,我突然很怀念昔日少年的我们,单纯,美好,我以为只要他在身边,所有一切都不会变。

可终究是我想错了,从那晚开始,我们便不停的折磨着对方,乐此不疲的伤害着彼此,看着对方的痛苦,然后自行摧残。

Part 3

整个大三,我们的生活便不断的上演着打架,吵闹,出走,和好。每次吵架我都免不了提起那个叫夏�Z筱的女子,他于是便挥手打我,有时候打狠了又来哄我,说让我不要再提起那个名字,他受不了。而我总是回给他冷笑,言语更加恶劣的扯着他的伤疤,看着他疼。

大三下半学期,我们开始面临着实习和工作,班上的同学开始三三两两的聚会,谁都知道,总有那么一天,我们将各自天涯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于是,我开始每晚都出去喝酒,然后把自己喝的烂醉扔在大街上,并且学会了抽烟,看着面前氤成一片的烟圈,心里总是落落的疼着,于是便无端的开始恨自己。严梓绍必是不知道的,每次吵闹我都是忍了又忍逼迫自己不要说出“分手”二字,毕竟相遇不易,能相守更是不易,我不敢肯定我们是否相爱,只知道自己定是爱他的,并且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我依旧喝的不醒人事,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乱走,吐到胃都痉挛,疼的我弯腰坐在了地上,好一会才仰头左右看了看,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更加不想回去。我是真的怕看到梓绍,怕再一次为他沉沦下去,他的眉眼,身影我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可是每次见到他我都免不了想起他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照片上阳光明媚,无忧无虑的笑颜每次想到都会像针一样扎着我的心肺,我没有办法不妒忌,羡慕和恨,为什么我就拥有不了那样阳光的他,为什么我和他的生活就或过的如此不堪?……想不通的。

不知道我在大街上蹲了有多久了,随身的烟也被我一根接一根的抽完。本想站起来活动一下已经麻木了的腿脚,谁知抬头就看到了严梓绍隐忍哀伤的眸子,随后发现了他身后的车,我自嘲的笑了一下,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买了车。

他上前,看着我:“回家吧!”

我说好。

吃药能多久治好癫痫病?一路无言,坐在车里,心里安静极了,不时还会去回头看他。发现他下巴上有了胡茬,整个人一下子显得苍老了许多,眉眼还是如往昔那样好看,只是不再那么清俊,倒是成熟了许多。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薄唇微微抿着,整个人多了一份微乎其微的沧桑感。我看着他,手不由自主的拂上了他的侧脸,说:“梓绍……你怎么老了?”

他没看我,任由我那样摸着他的脸,嘴角似有若无的往上翘了一下,说:“嗯……”

良久了,他回头看我,眼里有我熟悉的宠溺和暖意,他说:“你也长大了!”

我收回了手,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我们分手吧!”我说。

他的身子明显的僵住,随后便又恢复了往常深沉的模样,他一直没有说话,一路驱车到了我们的所谓的家,进门便坐在沙发上发挥沉默是金的本色,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我拿起了他扔在桌子上的烟点燃熟练地抽了起来,他眯了眼满是疑惑的看着我,片刻,起身夺去了我手里的烟放在了自己嘴角,我笑,起身扑进了他怀里,来不及拿下的烟头直接摁在了我胸口,他惊呼,马上推开我查看。我依旧笑着低头看他细心地处理着烫伤,慢慢呵气,擦拭……良久,他像是狠了心一般狠狠吻了上去,微妙的疼痛不禁让我吸了口凉气。

他顺着伤口一寸一寸吻遍了我的全身,直到我浑身发烫,脸颊飞起了欲望来临前的绯红,唇齿间不断撕磨着,一丝迫切难耐的呻吟溢出了我的喉咙。他像是受到鼓励一般将我横抱起扔在床上,然后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

这是第一次我们没有吵,没有闹,安安静静拥有着彼此的身体。他在我的体内没有了像往常一样的横冲直撞,而是重重的研磨着,伴着细腻而沉重的吻,让我的身体一点一点打开,就像在夜晚悄然绽放的香花,慢慢释放出绝美。

我们像两条花藤一般痴缠在一次,好像只有彼此相拥才能获得养料来维持自己的生命。连城市都好像为我们腾出了一席静默之地,为这一刻对方的相互取舍,月色轻叹,拉了一片微云遮了光华,星星不再闪烁,默然为我们的放纵借了一丝光亮。那一刻,无限旖旎,内心有炽热的灼痛,为的却是我和梓绍之间最后的珍藏。

那夜之后我们没有再睡去,而是絮絮叨叨讲了许多话。我说我要离开,他抱着我的手臂开始收紧,沉沉地叹息。后来,他讲了一个被他尘封已久的故事给我,第一次对我道出了那个叫夏�Z筱的女子。

原来,夏�Z筱早已离世,少年的相知相伴给了梓绍一个过分美好的年华,怕就是因为太过美好,上天终究眼红。那个女子的离开带走了年少单纯的他,徒留了一地无从拾起的往事,在他的心里起起落落,百般灼痛。

梓绍说,第一次见我,他恍惚间以为我便是夏�Z筱。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我们原来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以为我是她,我以为他爱我,都这样自以为是,终究一错再错。

他说:“不要离开!”

我问:“为什么?”

他不言语,待我转头去看他的时候,只见他已沉沉睡去,睫毛微微颤动在眼睑出留下一片阴影。我贪恋着他孩子气的睡颜,用手指轻轻从他的额头一路向下滑过眉梢,鼻梁,唇,颌,慢慢到了喉结处,他被痒到了,抓了我的手将我拉进了怀里,再度睡去。我呼吸着他身上的独有的清爽味道,心里拼了命的想要牢记他的每个言语,动作,和容颜……

等黎明的第一抹微光眉山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效果最好从窗户里透了进来,我静静地起身,冲了凉,洗去了一身的酸困和倦意,带着所有的留恋和不舍,最后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人,悄然离开。

Part 4

恍惚间我从学校走向社会,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间打磨至深,当初一脸的稚气如今已变得沉稳,内敛许多。但是每每想起那些逝去的年月,手便会不自觉的拂上胸口已经变得浅薄的伤疤。我不知道他还好不好,自从那次离开以后,我再未见过严梓绍,好像我离开了他的世界之后,他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一般,之后这些年里便是杳无音信。

我又陆陆续续认识了许多各色的人,他们在我面前花招显尽换来的确是我不动声色的拒绝和漠然。不是我不想用心去对待一个人,而是在我心里始终都住着一个老去的灵魂,时时刻刻都在告知我,等下去,终有一天会再相见。

如今我看着办公室落地窗外的浑浊天地,眼前错落的钢筋混凝土方块让此时淡定的我心里有了此起彼伏的波动。初秋以至,窗外还是一片夏之深刻的缅怀,似是舍不得远走一般,留恋,再留恋,最终却被严寒冲撞的落荒而逃。

手机在此时骤然响彻了整个空际,我如梦初醒般的转身,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着陌生的号码,心终于有了冲动的念头,一键下去,那边确是一片噪杂,与我的寂静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淡然一笑,说:“你好!”

然后那边传来了风一般的呼呼声响,似乎是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耐心的等着对方的回音,内心开始大动干戈。过了一会,才听一个沧桑感十足,略带沙哑的声音说:“是安安么?”

拿着电话的手瞬间僵硬到了无所适从,开始微微颤抖,在我以往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一直这么叫我。

我说:“我是!”

熟悉的叹息冲蚀着我的耳膜,没有沉痛,无奈与孤寂,有的却是一种我从未感到过的轻松和喜悦。

有泪凝结于眸子当中,我拼命控制着不让他落下来,然后听到电话那边的人说:“记得你以前一直说想去拉萨,看一看美丽恢弘的布达拉宫,我现在就在西藏,我的眼前是你无法想象的壮丽不可一世的布达拉,它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我笑,眼泪怆然而落。

我说:“你知道么?于我,你便是我这一世的传说。”

是了,从相遇到如今的各自天涯,我和他拉扯分合已有十几个年头,而这十几年对我来说恍如一生。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每每回想起来,总觉得和他的那些年像是一个漫长的梦一般。

而今,和他在电话两端,听着早已不是熟悉的声音,诉说着这些年各自的经历,内心再一次如经历一场浩劫一般,起起落落之后终归于平静。

末了他说:“你还记得你离开前的那晚你问我为什么不要你离开吗?”

我轻轻“嗯”了一声。

他似是轻笑了一下,说:“这些年走了许多地方,看了许多风景,然而身边却一直少了一个与之分享的人。”

我轻笑。

突然,电话那头的人似是冲着什么大喊:“安安,我爱你!你听到了么?我爱你……”

一时间泪流满面的我仰头看着窗外的天地,原来竟是一片澄澈,似乎有一片落叶从眼前缓缓飞落,激起了这世间所有关于爱和恨的涟漪。

上一篇:有一种人,他愿意为爱改变自己_日记大全

下一篇:新年作文600字,新年的作文600字,初一作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